<kbd id='elwni'></kbd><address id='gcrmr'><style id='zuytf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bhihm'></button>

          終南山賞析


          《望岳》 唐 杜甫 岱宗夫如何?齊魯青未了。 造化鐘神秀,陰陽割昏曉。 蕩胸生層雲,決眥入歸鳥。 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。 《終南山》 唐 王維 太乙近天都,連山到海隅。 白雲回望合,青靄入看無。 分野中峰變,陰晴眾壑殊。 欲投人處宿,隔水問樵夫。   《望岳》寫于公元736年,之前,杜甫到洛陽應進士試,未中。便到趙、齊一帶漫游,本詩是他在登臨泰山時所作,此時,他仍舊是激情滿懷,躊躇滿志。《終南山》寫于公元741年,是王維歸隱終南山時所作,二者同是寫山,卻都少有對山的具體描繪,而是以詩人的感覺入詩,刻畫出山的神韻,讓人回味無窮,二者似孿生兄弟,甚至後者有模仿前者之嫌。但若細究起來,因詩人的性格不同,創作時的心境不同,寫作手法與所表達的意境也頗有不同,筆者有意將二者放在同一平台上,並逐字逐句進行分析,以顯其優劣,明其宗義。   二者的首聯均是遠觀山景,描畫出了山的高遠之態。“岱宗夫如何?齊魯青未了”用的是設問句,發人深思,引人入勝,答句中“齊魯”範圍本就極廣,加上“未了”二字,泰山之蒼遠更是躍然紙上。“青”寫出山的蓊蓊郁郁,具有色彩感和質感。“太乙近天都,連山向海隅”寫得就更具體夸張一些,上句言其高入雲端,幾近天庭,下句指其遠至海角。如此,終南山的巍峨雄渾便表現得淋灕盡致,與前者相比,此二句更淺近直白一些,形象生動略顯不足。   “造化鐘神秀,陰陽割昏曉”應與“分野中峰變,陰晴眾壑殊”相比較,二者均是以陰陽變化來表現山的高大。前者更加擬人化,較多的融入了作者的對泰山的喜愛之情,就連“造化”也會鐘愛這泰山,讓其神奇秀美,且高大得可以分割陰陽昏曉,其間“鐘”“割”二字最為傳神。後者,較之更多一些客觀的描寫,寫山峰高大,改變了分野,令山谷陰晴不同。句子形式更整齊,內容更豐富,描述也更充分。但似不如前者更具人情味。   “蕩胸生層雲,決眥入歸鳥”與“白雲四望合,青靄入看無”都用遠觀近視的感覺來寫山間雲霧籠罩,朦朦朧朧,令人神往。前者用雲寫近景,白雲朵朵似在身旁飄動,蕩滌心胸。用鳥的遠飛寫遠景,“決眥”二字極言遼遠,且一只鳥兒漸漸飛出視野,畫面便更具動感。後者對仗工整,遠的、高的為雲,望之合于天邊,近的、低的為靄,入之便蕩然無存。   二詩的尾聯都是寫人。《望岳》中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之句寫詩人登臨泰山,俯視群山,頓生慷慨激昂之感,頗具氣勢。《終南山》中“欲投人處宿,隔水問樵夫”,更具禪意,登山近晚,投宿人家,卻因山中少人,只得遠隔河水,問及樵夫,山的幽靜便得了凸顯。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“習古堂國學網”的唐詩三百首欄目。   杜甫號稱“詩聖”其詩多能更多地融入個人情感,以情動人是其特長,用現在的話講,他很會煽情。而王維後半生篤信佛教,號稱“詩佛”, “詩中有畫”,詩中多有對客觀景物的如實描。 ×Φ謀 飩 拔搖比諶氳驕拔鎦,常用“無我之境”來表達自己的脫俗遁世的思想。綜觀二詩,都能很好的代表作者的創作傾向,《望岳》形象生動,氣勢昂揚,句式靈活。《終南山》則多客觀描寫,恬靜淡遠,句式工整。如此說來,即便《終南山》一詩是有模仿痕跡,但細品出的韻味卻絕不相同,故讀者不必評論孰好孰壞,應是各有千秋。   杜甫號稱“詩聖”其詩多能更多地融入個人情感,以情動人是其特長,用現在的話講,他很會煽情。而王維後半生篤信佛教,號稱“詩佛”, “詩中有畫”,詩中多有對客觀景物的如實描。 ×Φ謀 飩 拔搖比諶氳驕拔鎦,常用“無我之境”來表達自己的脫俗遁世的思想。綜觀二詩,都能很好的代表作者的創作傾向,《望岳》形象生動,氣勢昂揚,句式靈活。《終南山》則多客觀描寫,恬靜淡遠,句式工整。如此說來,即便《終南山》一詩是有模仿痕跡,但細品出的韻味卻絕不相同,故讀者不必評論孰好孰壞,應是各有千秋。 ??

          王維的其它詩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