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hesqj'></kbd><address id='lbwua'><style id='bpiul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kyjtz'></button>

          桃源行注釋


          【武陵源】1.晉陶潛《桃花源記》載︰晉太元中,武陵漁人誤入桃花源,見其屋舍儼然,有良田美池,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,男女老少怡然自樂。村人自稱先世避秦時亂,率妻子邑人來此,遂與外界隔絕。後漁人復尋其處,“迷不偷謾。後以“武陵源”借指避世隱居的地方。唐宋之問《宿清遠峽山寺》詩︰“寥寥隔塵事,何異武陵源。”唐李白《登金陵冶城西北謝安墩》詩︰“功成拂衣去,歸入武陵源。”宋王安石《即事》詩之七︰“歸來向人,疑是武陵源。”亦作“武陵灘”、“武陵川”。唐汪遵《東海》詩︰“同作危時避秦客,此行何似武陵灘。”唐皇甫冉《酬包評事壁畫山水見寄》詩︰“寒侵赤城頂,日照武陵川;若覽名山,仍聞《招隱》篇。”明唐順之《廣德道中》詩︰“倘遇秦人應不識,只疑誤入武陵川。”2.亦作“武陵溪”。東漢劉晨、阮肇入天台山迷不得返,饑食桃果,尋水得大溪,溪邊遇仙女,並獲款留。及出,已歷七世,復往,不知何所。後成文人經常援引的典故。見《太平御覽》卷四一引南朝宋劉義慶《幽明錄》。唐王之渙《惆悵詞》之十︰“晨肇重來路已迷,碧桃花謝武陵溪。”元無名氏《貨郎旦》第三折︰“多管為殘花幾片,劉晨迷入武陵源。”元曾瑞《留鞋記》第一折︰“有緣千里能相會,劉晨曾入武陵溪。”明湯顯祖《牡丹亭•尋夢》︰“為甚呵,玉真重武陵源?也則為水點花飛在眼前。”

          桃源行賞析


          這是王維十九歲時寫的一首七言樂府詩,題材取自陶淵明的敘事 《桃花源記》。清人吳喬在《圍爐詩話》中曾說︰“意思,猶五谷也。文,則炊而為飯;詩,則釀而為酒也。”好的詩應當象醇酒,讀後能令人陶醉。因此,要將 的內容改用 表現出來,決不僅僅是一個改變語言形式的問題,還必須進行藝術再創造。王維這首《桃源行》,正是由于成功地進行了這種藝術上的再創造,因而具有獨立的藝術價值,得以與 《桃花源記》並世流傳。 《桃源行》所進行的藝術再創造,主要表現在開拓詩的意境;而這種詩的意境,又主要通過一幅幅形象的畫面體現出來。 詩一開始,就展現了一幅“漁舟逐水”的生動畫面︰遠山近水,紅樹青溪,一葉漁舟,在夾岸的桃花林中悠悠行進。詩人用艷麗的色調,繪出了一派大好春光,為漁人“坐看紅樹”、“行盡青溪”作了鋪陳。這里,絢爛的景色和盎然的意興融成一片優美的詩的境界,而事件的開端也蘊含其中了。 中所必不可少的交代︰“晉太元中,武陵人捕魚為業,緣溪行,忘路之遠近……”在詩中都成了釀“酒”的原材料,化為言外意、畫外音,讓讀者自己去想象、去體會了。在畫面與畫面之間,詩人巧妙地用一些概括性、過渡性的描敘,來牽引連結,並提供線索,引導著讀者的想象,循著情節的發展向前推進。“山口”、“山開”兩句,便起到了這樣的作用。它通過概括描敘,使讀者想象到漁人棄舟登岸、進入幽曲的山口躡足潛行,到眼前豁然開朗、發現桃源的經過。這樣,讀者的想象便跟著進入了桃源,被自然地引向下一幅畫面。這時,桃源的全景呈現在人們面前了︰遠處高大的樹木象是攢聚在藍天白雲里,近處滿眼則是遍生于千家的繁花、茂竹。這兩句,由遠及近,雲、樹、花、竹,相映成趣,美不勝收。畫面中,透出了和平、恬靜的氣氛和欣欣向榮的生機,讓你馳騁想象,去領悟、去意會,去思而得之,而所謂詩的韻致、“酒”的醇味,也就蘊含其中了。接著,我們又可以想象到,漁人一步步進入這幅圖畫,開始見到了其中的人物。“樵客初傳漢姓名,居人未改秦衣服。”寫出了桃源中人發現外來客的驚奇和漁人乍見“居人”所感到服飾上的明顯不同,隱括了 中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意思。 中間十二句,是全詩的主要部分。“居人共住武陵源”,承上而來,另起一層意思,然後點明這是“物外起田園”。接著,便連續展現了桃源中一幅幅景物畫面和生活畫面。月光,松影,房櫳沉寂,桃源之夜一片靜謐;太陽,雲彩,雞鳴犬吠,桃源之晨一片喧鬧。兩幅畫面,各具情趣。夜景全是靜物,晨景全取動態,充滿著詩情畫意,表現出王維獨特的藝術風格。漁人,這位不速之客的闖入,自然也使桃源中人感到意外。“驚聞”二句也是一幅形象的畫面,不過畫的不是景物而是人物。“驚”、“爭”、“集”、“競”、“問”等一連串動詞,把人們的神色動態和感情心理刻畫得活靈活現,表現出桃源中人淳樸、熱情的性格和對故土的關心。“平明”二句進一步描寫桃源的環境和生活之美好。“掃花開”、“乘水入”,緊扣住了桃花源景色的特點。“初因避地去人間,及至成仙遂不還”兩句敘事,追述了桃源的來歷;“峽里誰知有人事,世間遙望空雲山”,在敘事中夾入情韻悠長的詠嘆,文勢活躍多姿。

          王維的其它詩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