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vbmxd'></kbd><address id='zsxlu'><style id='bhgr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vgcjv'></button>

          送梓州李使君賞析


          贈別之作,多從眼前景物寫起,即景生情,抒發惜別之意。王維此詩,立意則不在惜別,而在勸勉,因而一上來就從懸想著筆,遙寫 君赴任之地梓州(州治在今四川三台縣)的自然風光,形象逼真,氣韻生動,令人神往。 開頭兩句互文見義,起得極有氣勢︰萬壑千山,到處是參天的大樹,到處是杜鵑的啼聲。既有視覺形象,又有听覺感受,讀來使人恍如置身其間,大有耳目應接不暇之感。這兩句氣象闊大,神韻俊邁,被後世詩評家引為律詩工于發端的範例。 首聯從大處落筆,起勢不凡;頷聯則從細處著墨,承接尤佳,不愧大家手筆。詩人展現了一幅絕妙的奇景︰一夜透雨過後,山間飛泉百道,遠遠望去,好似懸掛在樹梢上一般,充分表現出山勢的高峻突︰蛻餃 男燮嫘忝。“山中”句承首聯“山”字,“樹杪”句承首聯“樹”字,兩句又一瀉而下,天然工巧。這兩聯挺拔流動,自然奇妙,畫面、意境、氣勢、結構、語言俱佳。前人所謂“起四句高調摩雲”(《唐宋詩舉要》引紀昀語),“興來神來,天然入妙,不可湊泊”(王士《古夫于亭雜錄》),誠非虛夸。 作者以欣羨的筆調描繪蜀地山水景物之後,詩的後半首轉寫蜀中民情 君政事。梓州是少數民族聚居之地,那里的婦女,按時向官府交納用H(t ng童)木花織成的布匹;蜀地產芋,那里的人們又常常會為芋田發生訴訟。“漢女”、“巴人”、“H布”、“芋田”,處處緊扣蜀地特點,而征收賦稅,處理訟案,又都是 君就任梓州刺史以後所掌管的職事,寫在詩里,非常貼切。最後兩句,運用有關治蜀的典故。“文翁”是漢景帝時的蜀郡太守,他曾興辦學校,教育人才,使蜀郡“由是大化”(《漢書循吏傳》)。王維以此勉勵 君,希望他效法文翁,翻新教化,而不要倚仗文翁等先賢原有的政績,泰然無為。聯系上文來看,既然蜀地環境如此之美,民情風士又如此之淳,到那里去當刺史,自然更應當克盡職事,有所作為。寓勸勉于用典之中,寄厚望于送別之時,委婉而得體。 這首贈別詩寫得很有特色。前半首懸想梓州山林奇勝,是切地;頸聯敘寫蜀中民風,是切事;尾聯用典,以文翁擬 君,官同事同,是切人。這樣寫來,神完氣足,精當不移。詩中所表現的情緒積極開朗,格調高遠,是唐代送別佳篇。 (劉德重)

          王維的其它詩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