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kobre'></kbd><address id='eaygi'><style id='zmauc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lyjiv'></button>

          秋夜寄邱二十二員外賞析


              韋應物的五言絕句,一向為詩論家所推崇。胡應麟在《詩藪》中說︰“中唐五言絕,甦州最古,可繼王、孟。”沈德潛在《說詩語》中說︰“五言絕句,右丞之自然、太白之高妙、甦州之古淡,並入化境。”上面這首詩是他的五絕代表作之一。它給與讀者的藝術享受,首先就是這一古雅閑淡的風格美。施補華在《峴蛩凳 分性圃拚饈資 扒逵牟患蹌 ,皆五絕中之正法眼藏也”。它不以強烈的語言打動讀者,只是從容下筆,淡淡著墨,而語淺情深,言簡意長,使人感到韻味悠永,玩繹不盡。     如果就構思和寫法而言,這首詩還另有其值得拈出之處。它是一首懷人詩。前半首寫作者自己,即懷人之人;後半首寫正在臨平山學道的邱丹,即所懷之人。首句“懷君屬秋夜”,點明季節是秋天,時間是夜晚,而這“秋夜”之景與“懷君”之情,正是彼此襯映的。次句“散步詠涼天”,承接自然,全不著力,而緊扣上句。“散步”是與“懷君”相照應的︰“涼天”是與“秋夜”相綰合的。這兩句都是寫實,寫出了作者因懷人而在涼秋之夜徘徊沉吟的情景。接下來,作者不順情抒寫,就景描述,而把詩思飛馳到了遠方,在三、四兩句中,想象所懷念之人在此時、彼地的狀況。而這三、四兩句又是緊扣一、二兩句的。第三句“山空松子落”,遙承“秋夜”、“涼天”,是從眼前的涼秋之夜,推想臨平山中今夜的秋色。第四句“幽人應未眠”,則遙承“懷君”、“散步”,是從自己正在懷念遠人、徘徊不寐,推想對方應也未眠。這兩句出于想象,既是從前兩句生發,而又是前兩句詩情的深化。從整首詩看,作者運用寫實與虛構相結合的手法,使眼前景與意中景同時並列,使懷人之人與所懷之人兩地相連,進而表達了異地相思的深情。     陸機在《文賦》中指出,作者在構思時,可以“觀古今于須臾,撫四海于一瞬”。劉勰在《文心雕龍。神思篇》中也說︰“文之思也,其神遠矣。故寂然凝慮,思接千載;悄焉動容,視通萬里。”這些話說明文思是最活躍的,是不受時空限制的。因此,在詩人筆下,同一空間里,可以呈現不同的時間;同一時間里,也可以呈現不同的空間。象王播的《題木蘭院》︰“三十年前此院游,木蘭花發院新修;如今再到經行處,樹老無花僧白頭”,就屬于前者。而這首韋應物的懷人詩,則屬于後者。現代的電影藝術,有時采用疊影手法來處理回憶與遙想的鏡頭,有時使銀幕上映出兩上或兩個以上的畫面,使觀眾同時看到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空間或時間里出現的不同場景。這首詩運用的手法正與此相同。它使讀者在一首詩中看到兩個空間,既看到懷人之人,也看到被懷之人,既看到作者身邊之景,也看到作者遙想之景,從而把異地相隔的人和景並列和相連在一起,說明千里神交,有如晤對,故人雖遠在天涯,而想思卻近在咫尺。                  。 擄鈦祝

          韋應物的其它詩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