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hqadw'></kbd><address id='uvxai'><style id='rjbhc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bvskt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虎丘去城可七八里,其山無高岩邃壑,獨以近城,故簫鼓樓船,無日無之。凡月之夜,花之晨,雪之夕,游人往來,紛錯如織,而中秋為尤勝。  每至是日,傾城闔戶,連臂而至。衣冠士女,下迨屋,莫不靚妝麗服,重茵累席,置酒交衢間。從千人石上至山門,櫛比如鱗,檀板丘積,樽雲瀉,遠而望之,如雁落平沙,霞鋪江上,雷輥電霍,無得而狀。  布席之初,唱者千百,聲若聚蚊,不可辨識。分曹部署,竟以歌喉相斗,雅俗既陳,妍媸自別。未幾而搖手頓足者,得數十人而已;已而明月浮空,石光如練,一切瓦釜,寂然停聲,屬而和者,才三四輩;一簫,一寸管,一人緩板而歌,竹肉相發,清聲亮徹,听者魂銷。比至夜深,月影橫斜,荇藻凌亂,則簫板亦不復用;一夫登。 淖料,音若細發,響徹雲際,每度一字,幾盡一刻,飛鳥為之徘徊,壯士听而下淚矣。  劍泉深不可測,飛岩如削。千頃雲得天池諸山作案,巒壑競秀,最可觴客。但過午則日光射人,不堪久坐耳。文昌閣亦佳,晚樹尤可觀。而北為平遠堂舊址,空曠無際,僅虞山一點在望,堂廢已久,余與江進之謀所以復之,欲祠韋甦州、白樂天諸公于其中;而病尋作,余既乞歸,恐進之之興亦闌矣。山川興廢,信有時哉!  吏吳兩載,登虎丘者六。最後與江進之、方子公同登,遲月生公石上。歌者聞令來,皆避匿去。余因謂進之曰︰“甚矣,烏紗之橫,皂隸之俗哉!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!”今余幸得解官稱吳客矣。虎丘之月,不知尚識余言否耶? 
          袁宏道

          虎丘記

          虎丘記原文


            虎丘去城可七八里,其山無高岩邃壑,獨以近城,故簫鼓樓船,無日無之。凡月之夜,花之晨,雪之夕,游人往來,紛錯如織,而中秋為尤勝。  每至是日,傾城闔戶,連臂而至。衣冠士女,下迨屋,莫不靚妝麗服,重茵累席,置酒交衢間。從千人石上至山門,櫛比如鱗,檀板丘積,樽雲瀉,遠而望之,如雁落平沙,霞鋪江上,雷輥電霍,無得而狀。  布席之初,唱者千百,聲若聚蚊,不可辨識。分曹部署,竟以歌喉相斗,雅俗既陳,妍媸自別。未幾而搖手頓足者,得數十人而已;已而明月浮空,石光如練,一切瓦釜,寂然停聲,屬而和者,才三四輩;一簫,一寸管,一人緩板而歌,竹肉相發,清聲亮徹,听者魂銷。比至夜深,月影橫斜,荇藻凌亂,則簫板亦不復用;一夫登。 淖料,音若細發,響徹雲際,每度一字,幾盡一刻,飛鳥為之徘徊,壯士听而下淚矣。  劍泉深不可測,飛岩如削。千頃雲得天池諸山作案,巒壑競秀,最可觴客。但過午則日光射人,不堪久坐耳。文昌閣亦佳,晚樹尤可觀。而北為平遠堂舊址,空曠無際,僅虞山一點在望,堂廢已久,余與江進之謀所以復之,欲祠韋甦州、白樂天諸公于其中;而病尋作,余既乞歸,恐進之之興亦闌矣。山川興廢,信有時哉!  吏吳兩載,登虎丘者六。最後與江進之、方子公同登,遲月生公石上。歌者聞令來,皆避匿去。余因謂進之曰︰“甚矣,烏紗之橫,皂隸之俗哉!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!”今余幸得解官稱吳客矣。虎丘之月,不知尚識余言否耶? 

          虎丘記譯文


          虎丘離城約七八里路,這座山沒有高峻的山峰與幽深的峽谷,只不過因為靠近城市,因此奏著音樂的游船,沒有一天不到那兒去。凡是有月亮的夜晚,開花的早晨,下雪天的黃昏,游人來往穿梭,猶如織布一樣,而以中秋最為繁盛熱鬧。每到這一天,全城閉戶,攜手並肩而來。上至士大夫鄉紳、大家婦女,下至貧民百姓,全都涂脂抹粉,鮮衣美服,重重疊疊地鋪設席氈,將酒肴擺在大路邊,從千人石一直到山門,如梳齒魚鱗般密集相連。檀板聚積如小山,樽似雲霞般傾瀉,遠遠望去,猶如成群的大雁棲落在平坦的沙灘,彩霞鋪滿江面,電閃雷鳴,無法具體描繪它的形狀。剛開始安設筵席時,唱歌的人成百上千,聲音如團聚在一起的蚊子,沒法分辨識認。等到分批安排,爭相以歌喉比高低;雅樂和俗樂各各陳獻後,美和丑自然區別開了。不多時,搖頭頓腳按節拍而歌的,只不過幾十個人而已。一會兒,明月升到天空,月光照在石上猶如潔白的絹綢,所有粗俗的歌曲,不再發出聲響,跟隨著唱和的,只有三四個人。一支簫,一寸管,一人慢慢地打著歌板唱著,管樂伴著歌喉,聲音清脆瀏亮,使听的人深受感動。等到夜深,月亮西斜,樹影散亂,于是連簫板也不用,一個人登。 奈H娜似磷∩,聲音如細而直上的毛發,響徹雲端,每吐一字,幾乎拖長達一刻之久,飛鳥听了為之回翔盤旋,壯士听了感動得流下眼淚。劍泉深得無法測量,陡峭的岩石如斧削一般。千頃雲因為有天池等山作為幾案,山峰峽谷,爭奇斗秀,是請客飲酒的好地方。但是過了中午便陽光逼人,不能久坐。文昌閣也不錯,晚上林中的景色尤為迷人。朝北為平遠堂舊址,空曠沒有遮攔,僅僅遠遠望見虞山,如小小的黑點。堂荒蕪已經很久了,我和江進之商量修復它的辦法,想在里面供奉韋應物、白居易等人,但不久生了。 壹熱灰丫 橇斯,恐怕進之的興致也消盡了。山川的興旺和荒廢,確實有它的運數。≡諼庀刈髁肆僥旯,登虎丘山六次。最後一次和江進之、方子公一起登,坐在生公石上等候月出。唱歌的人听說縣令到來,都躲避開了。我因此對進之說︰“做官的橫行氣盛,衙役庸俗粗野,是多麼厲害呀!以後不作官了,有不在這石上听歌的,有月亮為證!”現在我有幸得以免去官職客居吳縣,虎丘的月亮不知道還記得我的話嗎?

          袁宏道的其它詩歌

          虎丘記詩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