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imcaz'></kbd><address id='clopb'><style id='chicr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rdlhb'></button>

          國殤注釋


          ぇ國殤︰是追悼陣亡將士的祭歌。死于國事叫做國殤。殤︰原指未成年而死,後泛指死難的人。戴震《屈原賦注》︰“殤之義二︰男女未冠(男二十歲)笄(女十五歲)而死者,謂之殤;在外而死者,謂之殤。殤之言傷也。國殤,死國事,則所以別于二者之殤也。”え操吳戈兮被(p )犀甲︰手里拿著吳國的戈,身上披著犀牛皮制作的甲。吳戈︰吳國制造的戈,當時吳國的冶鐵技術較先進,吳戈因鋒利而聞名。被,通“披”,穿著。犀甲︰犀牛皮制作的鎧甲,特別堅硬。ぉ車錯轂(g )兮短兵接︰敵我雙方戰車交錯,彼此短兵相接。轂︰車輪的中心部分,有圓孔,可以插軸,這里泛指戰車的輪軸。錯︰交錯。短兵︰指刀劍一類的短兵器。お旌蔽日兮敵若雲︰旌旗遮蔽的日光,敵兵像雲一樣涌上來。極言敵軍之多。か矢交墜︰兩軍相射的箭紛紛墜落在陣地上。が凌︰侵犯。躐(li )︰踐踏。行︰行列。き左驂(c n)殪(y )兮右刃傷︰左邊的驂馬倒地而死,右邊的驂馬被兵刃所傷。殪︰死。ぎ霾(m i)兩輪兮縶(zh )四馬︰戰車的兩個車輪陷進泥土被埋。 鈉Ц硪脖話磣×。霾︰通“埋”。古代作戰,在激戰將敗時,埋輪縛馬,表示堅守不退。く援玉  )兮擊鳴鼓︰手持瓖嵌著玉的鼓槌,擊打著聲音響亮的戰鼓。先秦作戰,主將擊鼓督戰,以旗鼓指揮進退。︰鼓槌。鳴鼓︰很響亮的鼓。ぐ天時。u )兮威靈怒︰天地一片昏暗,連威嚴的神靈都發起怒來。天怨神怒。天時︰上天際會,這里指上天。天時。褐干咸於莢購。。涸購。威靈︰威嚴的神靈。 嚴殺盡兮棄原野︰在嚴酷的廝殺中戰士們全都死去,他們的尸骨都丟棄在曠野上。嚴殺︰嚴酷的廝殺。一說“殘殺”,士兵被殺。一說嚴壯,指士兵。。航,全都。 野︰古讀“暑”,和“怒”字押韻。 出不入兮往不反︰出征以後就不打算生還。反︰通“返”。 忽︰渺茫,不分明。超遠︰遙遠無盡頭。 秦弓︰指良弓。戰國時,秦地木材質地堅實,制造的弓射程遠。 首身離︰身首異處。心不懲︰壯心不改,勇氣不減。懲︰悔恨。 誠︰誠然,確實。以︰且,連詞。武︰威武。 終︰始終。凌︰侵犯。 神以靈︰指死而有知,英靈不泯。神︰指精神。 鬼雄︰戰死了,魂魄不死,即使做了死鬼,也要成為鬼中的豪杰。

          國殤賞析


            《九歌》是一組祭歌,共11篇,是屈原據民間祭神樂歌的再創作。《九歌•國殤》取民間“九歌”之祭奠之意,以哀悼死難的愛國將士,追悼和禮贊為國捐軀的楚國將士的亡靈。樂歌分為兩節,先是描寫在一場短兵相接的戰斗中,楚國將士奮死抗敵的壯烈場面,繼而頌悼他們為國捐軀的高尚志節。由第一節“旌蔽日兮敵若雲”一句可知,這是一場敵眾我寡的殊死戰斗。當敵人來勢洶洶,沖亂楚軍的戰陣,欲長驅直入時,楚軍將士仍個個奮勇爭先。但見戰陣中有一輛主戰車沖出,這輛原有四匹馬拉的大車,雖左外側的驂馬已中箭倒斃,右外側的驂馬也被砍傷,但他的主人,楚軍統帥仍毫無懼色,他將戰車的兩個輪子埋進土里,籠住馬韁,反而舉槌擂響了進軍的戰鼓。一時戰氣蕭殺,引得蒼天也跟著威怒起來。待殺氣散。 匠∩現渙糲亂瘓呔呤 ,靜臥荒野。   作者描寫場面、渲染氣氛的本領是十分高強的。不過十句,已將一場殊死惡戰,狀寫得栩栩如生,極富感染力。底下,則以飽含情感的筆觸,謳歌死難將士。有感于他們自披上戰甲一日起,便不再想全身而返,此一刻他們緊握兵器,安詳地,心無怨悔地躺在那里,他簡直不能抑止自己的情緒奔進。他對這些將士滿懷敬愛,正如他常用美人香草指代美好的人事一樣,在篇中,他也同樣用一切美好的事物,來修飾筆下的人物。這批神勇的將士,操的是吳地出產的以鋒利聞名的戈、秦地出產的以強勁聞名的弓,披的是犀牛皮制的盔甲,拿的是有玉嵌飾的鼓槌,他們生是人杰,死為鬼雄,氣貫長虹,英名永存。   依現存史料尚不能指實這次戰爭發生的具體時地,敵對一方為誰。但當日楚國始終面臨七國中實力最強的秦國的威脅,自懷王當政以來,楚國與強秦有過數次較大規模的戰爭,並且大多數是楚國抵御秦軍入侵的衛國戰爭。從這一基本史實出發,說此篇是寫楚軍抗擊強秦入侵,大概沒有問題。而在這種抒寫中,作者那熱愛家國的熾烈情感,表現得淋灕盡致。   楚國滅亡後,楚地流傳過這樣一句話︰“楚雖三戶,亡秦必楚。”屈原此作在頌悼陣亡將士的同時,也隱隱表達了對洗雪國恥的渴望,對正義事業必勝的信念,從此意義上說,他的思想是與楚國廣大人民息息相通的。作為中華民族貢獻給人類的第一位偉大詩人,他所寫的決不僅僅是個人的些許悲歡,那受誣陷被排擠,乃至流亡沅湘的坎霸餳剩凰釹贅說氖悄強湃攘業媒跗 吹陌  。他是楚國人民的喉管,他所寫一系列作品,道出了楚國人民熱愛家國的心聲。   此篇在藝術表現上與作者其他作品有些區別,乃至與《九歌》中其他樂歌也不盡一致。它不是一篇想像奇特、辭采瑰麗的華章,然其“通篇直賦其事”(戴震《屈原賦注》),挾深摯熾烈的情感,以促迫的節奏、開張揚厲的抒寫,傳達出了與所反映的人事相一致的凜然亢直之美,一種陽剛之美,在楚辭體作品中獨樹一幟,讀罷實在讓人有氣壯神旺之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