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gfdyk'></kbd><address id='womop'><style id='xmuxy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ftvpa'></button>

          歸嵩山作賞析


            這首詩是作者辭官歸隱的途中所見美景的描寫,通過這些絢麗醉人的景致,寄托了詩人的情感,描繪了詩人感情的微妙變化,不失為寄景于情的佳作。陶淵明有《歸園田居》、《歸去來兮》等詩文,皆用以表辭官歸隱移情山林之事,詩人在此亦用此意。他把隱居嵩山視為歸去,可見已把林園看作是心靈皈依之所。因此詩中雖有些許冷清和蕭瑟之情,但卻處處充滿恬淡閑適之感。   詩的首聯“清川帶長。 德砣г邢小,以“去”字呼應詩題中“歸”的主題,暗示了詩人辭官歸隱之事,同時也刻畫了詩人歡快閑適之情。溪水如帶,蜿蜒綿長,足見嵩山路途不近,但車馬卻緩緩而行,不急不躁,從容不迫,閑靜自得。茂盛的草木,與溪渚靜靜相依,又給詩人的旅途平添一份寧靜。徜徉于此,令人心曠神怡,雖無一字直寫人的情感,但詩人淡薄的情懷卻清晰可見。雖不象陶淵明“久在樊籠里,復得返自然”那般急切,卻清閑自在,另有一份悠然。詩人籍溪水、車馬的歡快與悠閑,寄托了自己心境的愉快輕松,神思清揚。終于擺脫了宦途羈絆,擺脫了官場的晦暗,回歸自我,回歸自然,心中就如清川一樣暢快,如車馬一樣悠然,“閑閑”連用,表意效果十分強烈。但就情緒來看,詩人並不像陶淵明那樣對歸隱山林有著一種近乎雀躍的向往,而更多地體現為順其自然的適應,而且歸途遙遙,詩人心中似乎有所牽掛,隱約有一種無奈之感。這是因為詩人本有很高的政治抱負,卻因朝野不平始終難以施展,不得不辭官歸隱,在得到解脫的同時,心中仍是難以平靜,這也是詩人忠君愛民的一貫體現。   頷聯著重于描繪歸隱途中美麗的景色,但景語含情,意在言外,寫得含蓄蘊藉清約婉轉。這兩句詩仍然沿用歸隱詩一貫使用的意象,通過雲水自在,飛鳥歸巢來喻指自己放下塵俗之意。“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與還”描畫了一個山林寂寂的畫面,清幽恬淡,一體天然。流水潺潺東逝,暮色四合,禽鳥歸巢,詩人以流水,禽鳥自喻,表明自己是應歸去了。“流水如有意”與“清川”呼應,“暮禽相與還”與“長薄”呼應,此處寄情于物,將流水與暮禽都擬人化了,富有人的感情,具體說來就是詩人的感情。在詩人看來,流水的有意和山鳥的相與都是在召喚自己,相約著早些忘情,回歸自然的懷抱。同時,淺淺流水柔則柔矣,但一去不返,暮禽弱則弱矣,但歸巢不。 廡┐及島 俗髡 橐募峋。流水朝東有自然而然的意思,而暮禽還巢,有“鳥倦飛而知還”的韻味,體現了作者是對現實政治的絕望和厭倦後,歸隱是他油然而生的真實想法,無需勸導,水到渠成。   “荒城臨古渡,落日滿秋山。”這一聯仍然是寓情于景、情景交融的手法,它描繪了荒城古渡,落日秋山的景象。城是荒城,渡是古渡,日是落日,山是秋山,“荒”、“古”、“落”、“秋”,一片落寞蕭條的景象。這樣的淒涼,這樣黯淡,讓人不禁懷疑那閑悠悠歸隱背後似乎有種難言的苦衷。兩句十字,四種景物︰荒城、古渡、落日、秋山,一幅具有季節、時間、地點特征而又色彩鮮明的秋景畫盡現眼前︰荒涼的城池臨靠著古老的渡口,落日的余暉灑滿了蕭颯的秋山。詩到此,我們可以看出詩人感情已經有了波折性的變化——詩人越接近歸隱地,就越發感到淒清落寞,這種歸隱帶有了一種悲意。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“習古堂國學網”的唐詩三百首欄目。   頸聯用白描的手法繪制了一幅落寞蕭條的景象。廢棄的渡口、荒蕪的邊城、凋敗的空山、蒼涼的落日,如上古洪荒般令人倍感淒涼。“荒城臨古渡,落日滿秋山。”詩句中雖有動態的“臨、滿”兩個字,但並沒有改變景色的沉寂蕭索之象,如“古藤老樹昏鴉”、“古道西風瘦馬”一樣,令人頓生悲切。整幅圖景如灰色的素描,線條粗獷,布局疏落,其中蘊含的情感感人至深,顯示出詩人心底的淒冷蒼涼之感。離嵩山越近,詩人就越感到低落,感情從恬淡愉悅,漸轉至低沉哀傷,給歸隱之事蒙上了一層悲意。   尾聯點明歸隱地點,並用“歸來且閉關”再次申明歸隱的決心。雖然途中秋色讓詩人感到寂寞淒清,雖然家國之念也曾讓詩人割舍不下,然而當車馬逶迤,趕到嵩山,峻拔高遠的歸隱之地就在眼前時,詩人終于放下了心中的牽掛,歸隱之心終于堅定,情緒也又恢復過來。“迢遞”既說明歸隱路途遙遠,也暗喻詩人從此與仕途分開,從此與世隔絕,不問世事。同時也可以理解為詩人一段長長掙扎與抉擇的心路歷程。“閉關”二字更是強調了這樣的心情。詩人從此關閉俗世之門,一心歸隱。   本詩平淡自然,有返璞歸真之妙。結構上法度嚴謹,工整清晰。景物的描寫以白描為主,做到情景交融。情感的表達則粗放之中見精微,平淡之中見波瀾。透過詩人的雙眼,透過他眼中富含情感的景象,人們可以清晰地看到作者細微復雜的內心世界,輕松愉悅中充滿了無可奈何,觸景生情的失意淒清,最後歸于平靜恬淡,從喜悅到不甘,從猶疑到決絕,這些細微的情緒變化,詩中只字未提,卻貫穿全詩,使文章情緒飽滿,意境深遠。   名句   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與還。   翻譯︰流水有情,伴我東去;倦鳥歸巢,邀我還家。   頸聯用白描的手法繪制了一幅落寞蕭條的景象。廢棄的渡口、荒蕪的邊城、凋敗的空山、蒼涼的落日,如上古洪荒般令人倍感淒涼。“荒城臨古渡,落日滿秋山。”詩句中雖有動態的“臨、滿”兩個字,但並沒有改變景色的沉寂蕭索之象,如“古藤老樹昏鴉”、“古道西風瘦馬”一樣,令人頓生悲切。整幅圖景如灰色的素描,線條粗獷,布局疏落,其中蘊含的情感感人至深,顯示出詩人心底的淒冷蒼涼之感。離嵩山越近,詩人就越感到低落,感情從恬淡愉悅,漸轉至低沉哀傷,給歸隱之事蒙上了一層悲意。   尾聯點明歸隱地點,並用“歸來且閉關”再次申明歸隱的決心。雖然途中秋色讓詩人感到寂寞淒清,雖然家國之念也曾讓詩人割舍不下,然而當車馬逶迤,趕到嵩山,峻拔高遠的歸隱之地就在眼前時,詩人終于放下了心中的牽掛,歸隱之心終于堅定,情緒也又恢復過來。“迢遞”既說明歸隱路途遙遠,也暗喻詩人從此與仕途分開,從此與世隔絕,不問世事。同時也可以理解為詩人一段長長掙扎與抉擇的心路歷程。“閉關”二字更是強調了這樣的心情。詩人從此關閉俗世之門,一心歸隱。   本詩平淡自然,有返璞歸真之妙。結構上法度嚴謹,工整清晰。景物的描寫以白描為主,做到情景交融。情感的表達則粗放之中見精微,平淡之中見波瀾。透過詩人的雙眼,透過他眼中富含情感的景象,人們可以清晰地看到作者細微復雜的內心世界,輕松愉悅中充滿了無可奈何,觸景生情的失意淒清,最後歸于平靜恬淡,從喜悅到不甘,從猶疑到決絕,這些細微的情緒變化,詩中只字未提,卻貫穿全詩,使文章情緒飽滿,意境深遠。   名句   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與還。   翻譯︰流水有情,伴我東去;倦鳥歸巢,邀我還家。 &&   這首詩是詩人于開元中期離開濟州貶所,暫隱嵩山時寫下的山水詩作。詩中雖有“空”、“寂”、“閑”的禪趣,但流露出孤寂避世的失意之痛苦,全詩于山水風物的描繪與個人行蹤淒清的勾畫之中,使詩意透過景物自然流溢而出。   首聯極目遠眺,圖景鮮明。“清川帶長。 德砣г邢小,狀如“一衣帶”的清溪,沿著巍巍嵩山山麓長林潺潺出谷,轆轆歸去的車馬悠閑從容地駛向山間叢林。一個“帶”字類物極致,再現出溪水依傍林麓蜿蜒而下,歡快奔流、神采飛揚之勢。一個“去”字,寫出車馬似乎通曉人意,“噠噠”的馬蹄聲傳達出悠閑自得之情。詩人將山水景物與人的行動交織于畫面之中,表現出大自然風光迤儷迷人。   頷聯身臨其境,其樂無窮。“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與還”,這里借“流水”“禽鳥”,抒發詩人與自然融合之感。那從山谷汩汩而出的流水發出的“丁冬”的聲響,猶如少女銀鈴般的歌喉,正好與天色向晚的投林暮鳥和鳴,正是人向山里走,水從谷中流。“流水”和“禽鳥”似乎與詩人同樂,又好像和詩人同歸,此種禪意妙不可言,詩人那種幽閑恬適之情躍然紙上。讀之,不禁使人想起詩人的《竹里館》“獨坐幽篁里,彈琴復長嘯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來相照”的詩句,給人以“清幽絕俗”的感覺。   頸聯物是人非,充滿哲思。“荒城臨古渡,落日滿秋山”中的“荒城、古渡”與“落日、秋山”,完全可以看成兩組哲學符號。前者為“人文景觀”,後者為“自然景觀”,如今,這二者斗轉星移,一個滄桑巨變,一個亙古如新。可不是嗎?城已荒,而渡口依舊;人世變換,不可逆轉,而自然永恆,年年如此,就像目前落山的余暉映照這秋日的山林。其言外之意——“世間行樂亦如此,古來萬事東流水”,人世間的一切終會隨著時光的流逝,既然如此,不如隱歸山林,盡情享受自然之趣。而這兩句詩的光色明暗的對比十分鮮明,借此也表達了詩人孤寂和淒清。   尾聯歸隱嵩山精神家園。“迢遞嵩高下,歸來且閉關”,一個“閉”字語意雙關,表面上寫詩人乘著晚照進山,關隘之門將閉,而實質表達詩人與世俗斷絕交往之意,雖有追求禪宗的“空靈”境界,然而從隱約微詞之中透露出孤寂落寞之感。有人認為此時的詩人還沒有完全擺脫宦途之絆,去尋求真正屬于自己的精神家園。當我們再看王維晚年所作《輞川集》中的另一首名作《鹿岩》“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。返景入深林,復照青苔上” 。便會發現︰同樣是描寫一個空明寂靜的意境,《鹿岩》詩中所表現的清靜虛空的心境,才可謂是禪宗所提倡的。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“習古堂國學網”的唐詩三百首欄目。   總之,“王維是以詩人的靈感、畫家的眼光、樂師的听覺創作山水田園詩的,所以他這些詩就不僅是‘詩中有畫’,而且是繪聲繪色的有聲畫。”(《唐詩宋詞鑒賞大典》)而詩情畫意、音樂美感與禪宗之趣的高度結合,詩人的自我形象和山水景物的契合交融,構成了王維山水田園詩的獨特藝術成就。   總之,“王維是以詩人的靈感、畫家的眼光、樂師的听覺創作山水田園詩的,所以他這些詩就不僅是‘詩中有畫’,而且是繪聲繪色的有聲畫。”(《唐詩宋詞鑒賞大典》)而詩情畫意、音樂美感與禪宗之趣的高度結合,詩人的自我形象和山水景物的契合交融,構成了王維山水田園詩的獨特藝術成就。 ??

          王維的其它詩歌